Burne的知命之年

By admin in 美高美游戏官方网站 on 2019年10月12日

冷战之后,苏联解体,谁也没想到随之垮台的除了东欧社会主义国家,还有间谍片。当地球上不再存在势均力敌、剑拔弩张的两个阵营,开着阿斯顿马丁、喝着马丁尼、拿着英国人的税金全世界泡妞的詹姆士邦德也变得可有可无了。好莱坞需要票房,军情六处、中央情报局需要预算,观众需要肾上腺素,可见为苏联解体感到惋惜的人远不止某些知识分子。

没有敌人?那就制造敌人。本着这一原则,编剧殚精竭虑,就差没有把外星人拉出来痛扁一顿。2002年,《谍影重重》系列横空出世,将矛头指向世界上最强大的间谍机构:中央情报局。杰森•伯恩,美国政府价值3000万美元的人形武器,因为失忆失去了组织的控制,寻找身份的过程中掉过头来反噬组织本身。奥德赛的母题,英雄对抗官僚组织的故事,凌厉快速的剪辑,晃晕眼不要命的手持摄影,把本系列推向间谍电影的经典位置,还帮间谍片挽狂澜于既倒,成功续了一回命。

2013年爆发的斯诺登事件也给上天入地、拳拳到肉的间谍片系列又敲响了警钟。如果几个戴眼镜、手无缚鸡之力的黑客能轻易盗取CIA探员探遍全球也拿不到的数据,那么何必花大力气供养军情六处,干脆辞退007、让位给Q博士算了,间谍片可以彻底歇菜了。本片中,尼基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从北欧盗来的数据,没几分钟就被CIA的新任网络主管海瑟•李(艾丽西亚•维坎德饰演对伯恩暗生情愫的美女)给删得一干二净,拔网线都来不及。早知如此,尼基真是何苦来哉,白搭上一条性命。

《谍影重重5》算是斯诺登事件后好莱坞给出的一个回应:敌人依然在内部。CIA负责人杜威(艾米•李•琼斯饰演邪恶的老人和官僚)企图联合社交网络“深梦”的创始人建立起一套完善的网络监控机器,摧毁全世界人的隐私。前有斯诺登事件在先,后有美国政府以枪击案为名要求苹果公司提供后门解锁iPhone,斑斑劣迹表明:科技和权力的媾合也许已经让杜威的构想成为现实。当然,最后摧毁杜威野心的其实不是伯恩,而是恐惧、良心发现的社交网络创始人,他站在舞台公布CIA阴谋的一刻,反派就已倒下。

伯恩的拳头再硬,脑子再清醒,身手再矫健,本片中他也过时了。面对所谓“铁腕计划”的大阴谋,他束手无策。他快要跟邦德、伊桑亨特一样被扫进历史垃圾堆了。影片高潮伯恩和Asset的一场追车大战,是两人的私仇,与大阴谋其实毫无关系,所以就算拍得再精彩,车子飞得再高,看起来也是无聊。从这个角度看,本片帮助间谍片的此番续命不算成功。

本片颇有趣的另一个看点是“爱国”。身为间谍特工,他们具备的第一素质不是业务素质,而是可靠的政治素质:叛国该死,爱国光荣。《谍影重重2》的大反派自杀前,还要特地申明:「我是一个爱国者。」海瑟•李认为伯恩值得招募,因为她看了他的报告:「他是可以爱国的。」所以本片中所有CIA探员,无论主角配角、正派反派都无一例外是爱国者。包括大反派杜威构建监听计划,也是以国家安全之名,他们之间最多是保守和自由的区别,是左右路线之争,属于可以商讨人民内部矛盾。如果不是编导非得给伯恩加上一层杀父之仇,《谍影重重5》完全没必要死人。但一部没有人死去的电影算什么间谍片?

作为曾经被组织抛弃的孤胆特工,伯恩不属于任何国家和组织。电影开场,他万人如海一身藏;电影结束,他事了拂衣去,深藏功与名。这也是谍影重重系列迥然特立的魅力所在。但在爱国的大帽子之下,向来沉默的他也用行动表明了态度。他的政治立场在美国人民群众中属于中立偏保守,要求在一定国家安全、反恐的前提下保持个人隐私,和美国的主流价值隐隐暗合。如此言必称爱国的一部电影,会不会吸引爱国小粉红的青睐呢?但好笑的是,最接近和小粉红爱国观的角色,恐怕是电影极力抹黑的大反派杜威。

© 本文版权归作者  rivert
 所有,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
Copyright @ 2010-2019 美高梅游戏中心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