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狗与钻石可得兼的合理性论证

By admin in 美高美游戏官方网站 on 2019年10月7日

话说在《疯狂的石头》携一干小贼斗智斗勇大赚票房的八九年前,在上个世纪末雾气迷蒙的伦敦,一帮英伦烂爷们就开始拿劫宝说事了。除了牛逼酷毙的剧情,你还能接触到一些好玩的男人和事情。差不多的叙事,差不多的主角,鸡鸣狗盗小贼荷枪实弹大盗,不一样的风土人情和地域生活特色的搞笑佐料,英国浑然天成令人忍俊不禁的冷幽默可不是乱盖的。甚至于他们张扬的暴力也被幽默给淡化掉了,或者有人会因为想学说相声加入黑帮。原来酷和幽默是可以并存的。

电影中的黑色喜剧类型来源于文学中的黑色幽默,其特点是外在表现形式虽然荒诞不经,但内在的苦闷却异常沉重,往往使用喜剧的方式呈现死亡、杀戮等事件,表现出人内心的痛苦。黑色喜剧借鉴了黑色幽默的某些概念和表现方式,试图用影像的方式来叙述一个喜剧故事,但暗含的是对某些问题的关注和讽刺。1990年代黑色喜剧进一步向平民化方向发展,代表作是1999年的《一条叫旺达的鱼》,这部影片把黑色喜剧和黑帮片类型进行了某种程度的杂糅,并带有浓郁的英式幽默的风味。1990年代到2000年以后,黑色喜剧在欧洲以盖·里奇为代表,在美国则以昆汀·塔伦蒂诺和科恩兄弟为代表,他们的电影作品都体现出由现代主义向后现代过渡的特征。

盖·里奇是从哪里找来这帮性格爷们的?布拉德·皮特是主动请缨,他押对了宝,满场的精彩对白,唯独他口齿不清,可是没关系,光了膀子,不说话,他也有太多本钱了。维尼·琼斯这个球场上的恶棍几乎是本色演出,开场15秒就被红牌罚下的糗事现在还被人津津乐道。杰森·斯坦森出道前则是一名世界级的资深潜水员,曾参加过1988年的韩国汉城奥运会,盖·里奇发掘了他,他也很仗义的在后面的《左轮手枪》里继续盖·里奇的叙事,不过有点心不在焉。本尼西奥·德·托罗这个可以跟西恩·潘、杰克·尼科尔森一干人等归于坏小子行列的特立独行的演员,在开头更是把圣母的处女生子戏谑为翻译者的笔误,因为希伯来文的少女和希腊文的处女拼法太相似了。

影片运用了大量的定格、升格镜头,分割画面和快速剪辑来打破人们固有的观影节奏,造成了目不暇接的效果。如影片开场时,在介绍布瑞克如何残暴的片段,随着画面定格,土耳其的画外音响起,介绍着布瑞克的为人。而他杀人的画面也不断中断定格,为土耳其的画外音做了最好的注解。道格和艾维通电话的一场戏,不但用分割画面在两个画面内同时交代通话的双方,还在艾维说到“我来伦敦”之后,只用了五个快速切换的镜头,就交代了艾维来伦敦的过程,出租车门关、艾维在厕所吃药、飞机飞过、签证盖章和出租车灯灭,下一个镜头艾维已经在道格的办公室了,这五个一闪而过的镜头主要不承担叙事上的意义,但却造成强烈的视觉风格,表现了导演对于影像的控制能力。

艾维表哥(美国钻石商)
阿索(黑人混混头目)蚊子(他是动物爱好者)米奇(吉普赛人的儿子,无拳套拳手)四指老法(好赌如命烂赌丧命)土耳其(兜售黑市拳票的代理人)烂牙乔治(开场硕大的身躯很威慑,后面戴上了铁架头套)汤米(土耳其的左右手,最娘的小个子居然也爷们得要命)钢弹牙东尼(被命中六枪,顽强的活着并使对手毙命)刀疤老布(俄国佬,古怪的前KGB成员)狗头老大(自命犹太人的钻石商)红发阿托(黑道老大黑拳赌场幕后操控者还兼营着养猪场),看看这长长的演员列表,你得做好准备了,先撒泡尿,以免半路离场中断快感,把可乐丢了,喝点烧酒吧,希望你的酒量很好,不至于扰乱思维的清晰。几条主线交*行进,抢人的被抢,撞人的被撞,杀人的被杀,该赢的没赢,传奇人物统统栽跟头丢本钱,连小命也给折腾了个精光。失之东隅,收之桑榆,我已经给未观影的你太多暗示了。另外,我再吊下你的胃口,说说其他好玩的事情,比如狗兔赛跑、黑帮老大养猪生意经、黑人的驾驶技术小测验、吉普赛人的买一赠一、坚硬无比的钻石如何被消化了2克拉等等。拍广告和MV起家的盖·里奇音乐品味不俗,同时担纲导演编剧为他个人魅力更是加分不少。你问他的女人缘怎样?这个麦姐最清楚。

2009年12月25日《大侦探福尔摩斯》在北美上映,首日票房高达2490万美元,超过了之前《阿凡达》的首日票房。最终其全球票房达到4.6亿美元。这部电影不但引发了新一轮票房神话,更把一个几近销声匿迹的人再次推向辉煌,这就是英国导演盖·里奇。此前盖·里奇一直是小成本和独立制片的代表,他曾作为英国电影的希望受到人们追捧,他的独特风格一度为很多人争相模仿,《偷拐抢骗》作为他早年执导的第二部作品,颇能说明其前期作品的风格和倾向。

经历了声势浩大的烂片锤炼和盗版传教士的醍醐灌顶,大众的观影智商明显高明了许多。四平八稳的导演们也该洗洗脑,一样的故事,说的通俗易懂只能叫一流畅,从支离破碎的叙事中,探路子,衔尾巴,仿佛要跑路的通缉犯一边收拾细软行李,一边梳理粗细枝节思忖谁人告密,于迫切忙乱处娓娓道出原委真相,那才叫一高明。之前看汉人马原小说的时候,也曾有过这种跳进跳出的快感。

后工业社会,传统的黑帮片要完成类型革新,除了义无反顾地摆弄新技术制造的视觉幻象,也要不遗余力地把历史与意识形态内容“平面化”。《两杆大烟枪》和《偷抢拐骗》等黑帮片对经典强盗片叙事结构的改造,更多的是一种“能指的狂欢”,作为在后现代文化语境中成长起来的新生代导演,盖·里奇“对于讲述故事的方式比对故事更感兴趣”,他影片中游戏化、拼贴式的叙事结构掩饰不住强烈的作者色彩,他片中人物的对话和行动无处不在的黑色幽默,以及有着鲜明个性特征的人物性格,都让观众在最后的恍然大悟中记住了这位新生代的电影怪才。作为一部英国电影,本片自始至终透出某种英式幽默的味道,和同类型的美国电影在审美风格上稍有差异。英式幽默也许是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的,在一些影片中,英式幽默的表现极少以夸张的行为出现,而是将不合时宜的场景和对话放在严肃的场合,比如《四个婚礼和一个葬礼》、《一条叫旺达的鱼》以及《葬礼上的死亡》等,盖·里奇显然在其电影中继承了类似英式幽默的特质。本片中这种英式幽默还被强化和放大,通过正经严肃的方式来处理幽默的桥段,并赋予剧中人物特色鲜明的口音,同时演员也以喜怒不形于色的表演方式诠释了有些冷场的幽默感。将本片置于英国当代电影发展的历程中观照,不难发现它对之前英国电影的承袭,1995年丹尼·博伊尔执导的《猜火车》,其题材和表现手法在英国影坛引起不小轰动,其中让人津津乐道的是片中的超现实处理和紧凑的“音乐电视”(MV)风格。在本片中我们明显能看到类似的处理方式,在米奇最后一场拳赛中,当被对手重重的一击过后,米奇倒在了地上,但也掉进了深渊,沉入水底,在水中游弋、漂浮,这种极具超现实色彩的笔触就与《猜火车》极其相似。纵观《偷抢拐骗》全片,也都贯穿着MV的风格,这固然与导演早年曾拍摄过MV、广告有关,但也不难看出丹尼·博伊尔的影响。

宁浩说这种类型片看来看去还是盖·里奇最厉害,他也借光在中国低成本高空飞行上位了。《SNATCH》在老家英国所向披靡,打破了英国影史上最高票房纪录,成了英国影史上最卖座的影片之一,在美国却水土不服,这只骨子里充满了爱尔兰气质的猎犬,追丢了美国票房的兔子。一如倨傲的艾维表哥厌恶伦敦一样,大概是因为片子里面缺少阳光沙滩鸡尾酒和草帽的缘故吧,美国票房表达了同样的态度。”即将在22日成为麦当娜老公的盖瑞奇表现也不差,由他执导并由布莱德彼特主演的《Snatch》只在1家戏院上映,也得到2万7,000美元的高票房。”这段当时的报道似乎预言了若干年后的尴尬。若干年后的现在,盖·里奇的身份更多的是麦大姐的老公,他俩的婚事倒是绝配,盖·里奇也顺理成章的改造为居家男人。拖家带口夫妻档电影《踩过界》(Swept
Away,2002)票房飘零,离现在最近的作品《左轮手枪》全然失去了以往的闪耀犀利,跟醉酒的丈夫的性事一般绵软无力,仿佛游离在好莱坞外太空的游魂,旧老板索尼不念旧,在欧洲的电影节上也没有捞回本钱。婚姻是坟墓这说法在某些方面倒是有些说服力。

在《偷拐抢骗》中,盖·里奇用极富冲击力的视听语言,为黑色喜剧做了一次大胆的突破和发展。影片大体上可以分为两条线索,一条是“钻石争夺战”,另一条是“寻找拳手”,看似毫无关系的两条线索被导演天衣无缝地缝合在一起。从整个故事的题材来看,它无疑是一部黑帮题材影片,涉及了很多社会阴暗面,也有残忍的杀戮场景,但在导演手中,原本暴力血腥的场景被处理得十分滑稽可笑,无形中削弱了场面的残暴程度。比如拳场的经营人布瑞克,他一出场就残忍杀害了两个无辜的人,事后他将尸首用来喂猪。而后他找到阿索时,面对不知如何处理尸体的他们,布瑞克对用尸体喂猪之类的见解大发议论,说得头头是道,观众在感受到布瑞克残忍的同时,更对他的一本正经感到好笑。在这里,导演用一种反讽的态度展示血腥和暴力,达到了很好的喜剧效果。相似的例子还出现在弗兰克被打死的段落。只是因为鲍里斯的名字被弗兰克不小心透露,弗兰克就被残忍地打死,而死后还被截肢。同样,托尼打死鲍里斯的过程也是残暴和滑稽融为一体,在鲍里斯不在画内的情况下,托尼不停地向一直不肯死去的鲍里斯开枪。一边是不停中枪的血腥,而另一边又有一种“总是不肯死去”的滑稽感。托尼的死也一样无厘头,本是躲子弹高手的他,竟死于误杀。将黑帮故事滑稽化和游戏化,是本片黑色喜剧风格的主要来源,而多条线索的叙事、丰富的影像风格又造就了该片另一突出特点,即后现代主义的审美倾向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
Copyright @ 2010-2019 美高梅游戏中心 版权所有